• 每次聚會回到家,空蕩蕩的房間曾經無數次讓我惆悵,我猜想人們會不會和我一樣,每次出來玩樂啊鬧啊看著活潑開朗好不自在,回到家關上門只剩下感傷,想有個人可以陪在身旁。可是也僅限于想想,依然單身。無論多少理由單著,其實都敵不過一句對的人沒出現。至...

  • 夢回千百度,尋找你又在何處。在夢魘的深處我多希望你我相遇在夢里的最深處。我曾幾何時在游走在繁華的燈紅酒綠的街道,只為與你有一次不經意的相遇,從那時起,我開始學著,不曾習慣的習慣會習慣,只為與你相遇一...

  • 他叫登宇,開著一家雜貨店,是雜貨店的老板;她叫望月,開著一家糧油店,是糧油店的老板娘。兩個商店之間間隔三尺寬。 登宇和母親生活在一起,妻子帶孩子在縣城讀書,今年四十多歲;望月帶十歲的兒子讀書、做生意,丈夫在外地打工,今年三十多歲。 早上他在...

  • 其實,人生本就是一條單行線,經不起揮霍,我們只能珍惜,因為一旦走過,將不會重來。親愛的,如今我們心相印,愛相隨,今生你若不離不棄,我必生死相依!...

  • 五月未央,正值夏花燦爛之際,天空雖然常是萬里無云,氣候卻仍春寒料峭,且時不時飄起小雨。這樣的時節里,卻是難得遇著一個如今日般燦爛的天氣,臨于窗前,看微風拂過濃綠的枝頭,看陽光懶懶的伏在窗棱上,沉浸于如此柔和的光陰里,連心眉間都是春暖花開。...

  • 那年,她剛剛25歲,鮮活水嫩的青春襯著,人如綻放在水中的白蓮花。唯一的不足是個子太矮,穿上高跟鞋也不過一米五多點兒,卻心高氣傲地非要嫁個條件好的。是相親認識的他,一米八的個頭,魁梧挺拔,劍眉朗目,她第一眼便喜歡上了。隔著一張桌子坐著,卻低著...

  • 誰從誰的生命走過,驚艷了誰的時光,碾碎了誰的思量柔腸,難以慰藉;誰從誰的眼際劃過,迷醉了誰的前生,空寂了誰的今生癡情,枯守一生;誰從誰的夢里掠過,喚醒了誰的孤寂,濺起了誰的心湖碧波,久久不息;誰從誰的視野消逝,填充了誰的記憶,勾起了誰的惆...

  • 喜歡,可以淡淡的,讓你感覺不到這份情感的存在;喜歡,可以默默地,只是悄悄地關注你的一言一行;喜歡,可以靜靜地,就像捧著珍寶,生怕受到一點點的損傷。...

  • 金風細細,葉葉梧桐墜。綠酒初嘗人易醉,一枕窗濃睡。 紫薇朱槿花殘,斜陽卻照闌干。雙燕欲歸時節,銀屏昨夜微寒。 ——文/笑紅塵 偌大的校園里,沒有了當初的青春洋溢,而是被簡約岑寂所籠罩。惟剩下小部分沒有返家抑或沒有出游的學子,靜默一隅。獨自緩步...

  • 曾經以為,心,已經靜如止水;愛,已經落盡光華。我把所有的傷藏在心里,是為了不讓別人看見我的哀愁。我認為,愛了,傷了,一次就夠了。我是一個已不愿意相信愛情的女孩子,所以只有遠離,這樣才可以減少傷痛。 我帶著自己對愛情的偏執遇見你。看見你精致秀...

贊助商鏈接

1分快3 - 1分快3预测 - 1分快3计划 - 1分快3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