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家有本難念的經

作者:匆匆那年 來源: 網友推薦 閱讀: 5
  前些天上午,遠房親戚從深圳回來,辦完醫保手續,找到我上班的地方,聊了半天。

  遠房親戚比我高一輩,隨親老表叫,也喊姑父,是航運公司職工。老倆人有一兒一女。退休后,攆兒女們,在深圳住。

  兄妹倆,早年在深圳打工。經多年摸爬滾打,積累經驗,于2005年,哥與妹妹妹夫合伙開了一家小型電子產品公司。哥哥毛毛負責全面,妹妹小麗財務總管,妹夫玉華負責生產。

  長毛以事業工作為重,2008年,36歲才成家。媳婦小王李樓人,比長毛小九歲,在深圳打工經老鄉介紹認識的。人長得漂亮,就是書讀得少點。父親是老師,母親種地,也兄妹倆。也許是家里看得嬌,也許是打工吃過苦,錢看得重,精明任性,對人情世故方面有些不懂或欠缺。

  公司前幾年還可以,高峰時,有員工四五十人,到年底兄妹倆,除正常工資外,每年都分紅利三五十萬元。2011年以后形勢變得艱難起來。兄妹兩家為業務有不意見,產生分歧矛盾,加上深圳電子產品市場競爭激烈殘酷,雖幾經掙扎,還是沒有逃過倒閉的命運。銀行貸款還上,資產清理后,2014年年底關門。公司破產后,兄妹倆分道揚鑣,長毛到一家公司搞管理,妹妹妹夫又成立一家電子產品貿易公司。

  自古以來,婆媳關系就難處。長毛談戀愛時,老的看這姑娘,說話做事,不知輕重,任性霸道,又有心機,就不點不愿意,只是考慮到兒子歲數大了,勉強同意。有第一個孩子時,老倆人過去侍候,嫌這不好哪不好,不輕易張嘴喊個媽。老公公吸個煙,說影響孩子健康,只能跑到陽臺抽。

  人歲數大了心細,加上有病,在一塊生活,被拿掐得很難受。和兒子一商量,另租房住。我們前腳搬走,兒媳婦父母搬住進去。后來有了第二個小孩,這一住就搬不出來了。我們反倒像外人,嫌我們有病和臟,連孫娃子都不讓去看。氣得我們直抹眼淚。有次兒子去看我們,我在說,長毛,你這輩子上了大學,知識不少,打拚這些年,能力也有,最大的失誤,沒結對媳婦。不然,公司也垮臺不了這么快,多好的兄妹倆,不會鬧這么大的生分。養兒防老,我們現在不需要你養活,我們快七十的人了,身體又不好,百年之后,怎不能指別人送終吧?真是結了媳婦賣了兒。長毛哭笑不得地說,爸媽放心。

  長毛心地善良,為人靦腆,事業技術型的人,夾在中間,很是為難。去年破產后,媳婦要與他離婚。父母一聽,馬上表示支持。兩個娃子,要一個。房子是你按揭買的,她不會與你爭。公司形勢好時,她手里攢的幾十萬,也夠他們生活一陣子。我們老倆有退休工資,夠吃夠住。你有知識有能力,一個月一萬多塊收入,也過得走。你妹妹們,有房有車,有錢.更不怕。你有可能東山再起。長毛向媳婦攤牌后,媳婦又不離了。

  上個月,長毛領我們到醫院看病,看完送我們上地鐵,車走,從車窗上,我們看到長毛還在站臺上癔癥半天。我們看后,心里又難受了半天。

  我聽后,為2010年還紅紅火火公司,轉眼灰飛煙滅感到可惜。對家務事,更是感嘆清官難斷家務事,說不清誰對誰錯,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。列夫.托爾斯泰說過,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

  我勸姑父道,現在是長毛人生的低谷,不要再因為家務事,給他增添壓力。離婚對子女傷害更大。現在這情況,還不如回來住。老家熟人多,有個說話和玩的,免得在哪孤零零的老兩人,在那里,人生地不熟,光想家務事,心里難受。姑父說,你姑姑有哮喘病,冬天住南方強點。我說,冬天住那,夏天回來。經歷了幾十年風風雨雨,啥事要想得開,看得透。三代以后,什么你的我們,都是民族國家的。姑父說,我們也這樣想,等你姑過了七十大壽,我們就回來,哪也不去了。跟你聊聊,冒冒氣。

  送走老人,心生感慨。家庭是國家的縮影。一個家庭或家族的命運,折射出國家大的形勢。后金融危機時期,不知有多少人多少家庭,多少微小企業,為生存掙扎和煎熬著,家庭矛盾和社會問題放大。但愿國家乃至世界經濟早日走出泥潭,使底層民眾的生活變得輕松容易點。

贊助商鏈接

1分快3 - 1分快3预测 - 1分快3计划 - 1分快3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