師殤--謹以此篇獻給我故去的恩師

作者:山竹 來源: 愛寫作網iixz.com 閱讀: 5

  老師,今年又快教師節了,每年的教師節我都會想起您。您離開我們今年冬天就整整七年了。七年了,我才終于下筆為您寫點什么,不是手懶(盡管我一向是懶的),我只是不敢去想那些點點滴滴,一想到那些,我的心就會痛,我的胃就會痙攣,就會一身一身出汗,我的腦子里就全是那些畫面,揮之不去。我只得把那些往事塵封起來。

  今天我必須把它翻出來,哪怕它仍在汩汩地流血,因為我不說出來一樣如魚鯁在喉,不吐不快。

  一、師生初識

  記憶的潮水就此打開,洶涌而來:

  那是初一下學期開始,一個高高瘦瘦三十多歲的男老師走進教室,整潔的藍滌卡中山服,同樣瘦瘦的臉,濃濃的眉,不大的眼睛卻很有神,手里只拿著一本書,自我介紹:"從今天開始,我就是你們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,我姓朱……"從那以后,您一直教我兩年半。您的第一節課就吸引了我,抑揚頓挫,旁征博引,講到精彩處就不停地在講臺上來回踱步。我第一次在課堂上沒有走神。我不是上課搗亂的頑皮學生,但絕對是走神到老師頭疼的學生。外邊大楊樹上的一只小鳥,偶爾一聲的狗叫,都會讓我的思緒飛了。您的記憶力超好,不出兩天,全班同學的名字就都沒有叫錯的。之后的兩年半我一直坐第一排,瘦小是一方面,主要是您為看住我。我上您的課從來不走神,課講的好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就是我沒有機會走神。我只要一開小差,您的眼光就會落在我的身上,我就知道,您會提問我,我就趕緊收回來。

  二、諄諄教誨

  您還記得您把我叫到教員室,做出很奇怪的樣子:"你的臉是你自己的,脖子呢?就沒見過你這樣的閨女!"

  每天吃完早飯的課間休息較長,我在院子里瘋玩,每每看到您就會說"你有玩夠的時候嗎?"而我看見您絕對不亞于賈寶玉看見賈政,不論怎么跑,一看見您就會馬上停下來垂首恭立,您還記得嗎?

  那時候沒有雙休日,但我們周六只上早晨的課,吃完早飯就可以回家了。(早晨7:00——7:50自習,8:00——8:50下課,然后吃早飯)每當我背著書包興高采烈回家的時候,您就會說:"多看一眼書誰會不依你啊?二里地怕找不回去啊?"而我,總是覺得您很奇怪,別人走,您都不怎么管,我一走您哪來那么多說法?

  您接我們班不久,估計是我們的字實在太丑了吧,您讓我們練了一段毛筆字,描紅的仿引都是您親自寫的,(您漂亮的鋼筆字和毛筆字讓我一輩子汗顏)給我的是"虛心使人進步,驕傲使人落后"。老師啊,多謝您的苦心,您可知道,那時的我都不知道什么是驕傲,只懂得玩?

  有一次您的一句玩笑話:"別看她不學習,她玩的時候也學呢",讓許多天沒人跟我玩,我在心里記了您好一陣呢。您或許早忘了吧?

  您還記得您看我作業不整齊,把幾天的作業都撕了,讓我一直做到很晚,幾乎不敢回家的事嗎?

  三、第一次挨打

  初二上學期的一堂作文講評課估計是我終身都不能忘記的了。作文題目是《會考之前》,我不知道當時是出于怎樣的心理就分門別類說了怎樣復習。平時我的作文每一次講評都有,而我也最愛聽您的作文講評課,這次沒有。一節課下來,連我的名字都沒有叫一次。我心里正納悶呢。您提著教鞭向我走來,沒輕沒重地打在我的身上,一邊打一邊說"放不下你了,你都成專家了!對語文、對數學、對物理都知道怎樣復習了,你來指導大家復習吧!……"一頓教鞭,我當時就懵了,顧不得疼。同學們也懵了。我從來沒見過您發過這么大的火,特別是對我。教室里好靜,所有人都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。那是我第一次在沒有您的督促下連夜重新寫了這篇《會考之前》,第二天一早就交了上去,記得您當時只是"哼"了一聲。也只過了一天,您讓我去辦公室,我忐忑不安地走進去,您把作文本給我,我像往常一樣得赦令回到教室。打開作文本,一片修改的紅色幾乎占滿了剩下的空間,頑劣的心第一次懂得了什么是感動,第一次想哭。后來我收作業本,在您的教員室里很偶然地發現了您推薦的這篇文章,您這么寫到:"雖說她的文章還是不失稚氣,但對于一個初二的學生來說,也已經難能可貴了……"從那時起,我懂得了您對我的心,您是恨鐵不成鋼啊!

  四、第一次表揚

  初二下學期我沒有被評上"三好學生",您還記得您把我的成績和平時的表現拉出來和同學們據理力爭嗎?您說"不知道你們評選的標準是什么,就你們提出的那幾個,我拉一個人出來,你們可以比,比過了,我聽你們的,比不過那就只能聽我的了!"重新評選,我又是"三好學生",我記得那是您第一次公開夸我,心里挺得意,但看著您那嚴肅的臉,我又迅速垂下了頭。您把您在師范里的課本拿給我看,厚厚的六本,并說:"省得你抓耳撓腮地沒事瘋玩。"

  五、戲校風波

  轉眼就是初三了,您一如既往敲打我,我也一如既往跟您捉迷藏,您在教室外邊偷看,我在里邊把我愛看的書放在課本上,每一次都以我的慘敗告終。您把我借來的書給沒收了,害我不停地跟同學說好話。學期末,您又如數還給我。唉,那時的我真有點怪您太聰明了。您沒忘吧?

  初三下學期,開學沒幾天,那是一個課間休息,幾個女孩子聚在一起,其中一個說:"聽說縣劇團下來招人了,我們去看看。"大家一起相跟著去了。很清楚地記得,那天街上的雪還沒有完全消融,時有時無的,牛群正在街上還沒有出坡,街上充斥著一股很重的牛糞味兒夾雜著人們飯后的閑談聲。在鄉政府的一間辦公室,幾個陌生的人在考察著一群學生,有男有女,我們按照他們的要求做了,然后就匆匆回去上課。課余時間,有人找到了我,說他是縣劇團的,是團長讓他來的,讓我好好準備準備參加一個月后的考試,并且跟我走山路回家去做父母的工作。我媽媽倒是一臉喜悅,覺得能有一碗飯吃挺好,我也稍稍有點心動。第二天我上學,您就叫我去教員室,說:"好好讀你的書比什么都強!異想天開,那有什么好!"我沒有說什么,我早已習慣了在您面前只有乖乖地聽的份兒。出了教員室,我就把這件事告訴了我的音樂老師,(她也是我的啟蒙老師,小學四年半是她教我的)老師也很高興,表示要好好教我,我的心又活了。

  您在跟我說了兩次不要去之后,發現我仍在課余時間練習唱歌,您在之后的一個月,幾乎天天在課堂上不指名地說"有些人不知道想什么,這山望見那山高,好好的書不讀,想學什么戲子……"我原本是跟大家去玩了,沒想到團長卻選中了我,您的話激起了我的逆反心理,我以我的沉默和您對抗,一定要去考!后來我除了您的課,您的自習我都省了,一心一意做著考試前的準備。音樂老師也真的是盡心盡力,一有時間就和我練習。

  等到真正考試的那一天,我媽媽突然讓我請假不讓我去上學了。我怎么說都不行,我說我不要家里拿錢,音樂老師給我拿,我只是去試一試。媽媽一改以前的欣喜,態度之堅決是我從來沒見過的,我和媽媽糾纏到唯一的一班進城的公交車時間過了,媽媽才去地里。我誤了一節自習一節課也只能去上學。那一剎那,我覺得我特別對不起我的音樂老師,她為我忙碌了那么久。我無精打采一整天。放學了,我去找音樂老師,向她說明原委,老師并沒有怪我,只是覺得這件事肯定是您做的,并說,她也只是讓我去試試的,也并不見得要去。(直到以后許多年,音樂老師說起來還是心存芥蒂,老師,我害您受委屈了!)當時的我說不上自己是怎樣一種心情,是沮喪,是無奈,還是怨恨?沒有別的辦法,我只得讀書。

  六、冰釋前嫌

  不久之后的一件事徹底改變了我的看法。又是一個課間,我經過教員室的時候聽到您和師母激烈地爭吵。師母說"人家的孩子你管那么多干嗎?說了就行了,聽不聽在她,你為什么要去阻止?你看現在她都不跟你說話了!"您的聲音更大:"她才多大,她懂什么!我寧愿她現在恨我,不愿意她將來恨我!她有這個潛力!……"我才驀然發現我對您的態度已經惡劣到如此地步了!那一霎那,我羞愧交加:我混蛋!我有多么不知好歹!……從那以后,我安心讀書,您也再沒有提起這件事,師生心照不宣。但是,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我沒有考上理想的學校,而我又實在不甘心。但我對您沒有怨言,一句也沒有。后來是我媽媽,那個大字不識一斗的媽媽找了我的一個在縣中學當教師的遠方姑姑,進城補習。

  七、進城補習

  走進縣城,我在走進教室的那一刻就打定了主意,我要努力一年,為自己,也為您那句"她有這個潛力"!您不知道,在我做值日讓兩個男同學在大冬天把多半桶熱水擠在我身上的時候;在同學們認為我比他們矮半截的時候;在我睡早睡晚都不對的時候;在我在大禮堂外昏暗的燈光下背書的時候,您的這一句話就是我的指路明燈!是我的主心骨!

  一年之后,一九八三年。

  老師,我拿到五寨師范的錄取通知書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報告您這個好消息,(能進入師范,有正式工作,還不用花錢,這些無疑對我——一個農村孩子和她的家庭具有極大的吸引力。)我花了十塊錢,買了"迎賓"煙和"西鳳"酒。您和師母高興得像過節一樣,給我做了手搟粉條,炸糕。那一刻的我,快樂得想飛。

  八、師生變同事

  師范三年一晃而過,實習的時候我選擇回母校實習。那一段日子是我和您真正相處的日子,我對您的尊敬與日俱增,但卻少了拘束。您這一年又是畢業班,我是有的忙了,每天印復習資料。(資料可以訂,您為了給大家省錢,拿回樣本給大家印)那時候還是油墨印刷,提前得刻好蠟紙。我刻八開的蠟紙一天八張,還不算教學任務。(右手的拇指和食指由于捏鐵筆,學生考完試兩個月都沒有知覺),刻完了再印。盡管我當時沒有什么漂亮衣服穿,但也一樣是愛美的。盡管十分注意,衣服上還是斑斑點點。我都記不清自己印過多少復習題(卷),我有的不是抱怨而是欣喜:學弟學妹們攤上您真是有福氣!

  后來我在一個中心校任教,您一行人去檢查教學,聽課。沒有教師被聽課不緊張的,新人更是。聽課的時候卻發現您沒在,下來您才說:"我沒進去,我怕別人說閑話……"。老師啊,您永遠都是這樣嚴謹求實,您給我做出了怎樣的榜樣!

  九、晴天霹靂

  后來我調離了。結婚了。那時候交通不方便,通訊也不發達,加之有了孩子,聯系就少了,小師妹結婚的時候,同學們差不多都來了,看著小師妹幸福的樣子,由衷地替她高興,替您高興。每隔一段時間總要去看看您,每一次您都高興得像過節。

  二零零六年我陪兒子去山大附中讀書,一走就是三年。期間我丟了一部手機,我又換了小靈通,所有電話都丟了,而您又調了學校,就失去了聯系。等我回來已經是二零零九年的夏天了。有同學輾轉聯系了我,說您得病了已經確診:肝癌!肝癌!?我霎時蒙了:怎么可能?您不過剛剛六十出頭,而我好容易有時間了,您這是對我的懲罰嗎?

  我從同學那里知道了小師妹的電話,趕緊打電話給小師妹。小師妹哽哽咽咽地說了,并且說您還不知道,已經做過手術了。我的腦子一團亂麻。第二天我就去看您了。三年多不見,許是做過手術的緣故,您蒼老了許多,原本清瘦的面容更顯憔悴,蒼白。我跟您拉著家常您微笑著聽,很滿足的樣子。看您抽的還是紅旗渠,我的心一緊說:"您不能戒掉煙嗎?"您說:"老了,不想戒了"。我借口上洗手間出去買了兩條煙,說:"少抽點,抽條好的"。您用細長蒼白的手指來回撫摸那兩條煙,我讀懂了您的歡喜,但您可知我的心酸:一輩子教出了多少學生,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三尺講臺,直到現在還是抽的兩塊錢一包的煙!我把補品之類放下,勉強坐了一會兒,逃似的離開了。

  我不能接受您這個年齡就得了這個病,我有時間了呀,我能想什么時候看您就什么時候看您了呀,這讓我怎么辦?依您的聰明,您怎么會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不過是不說破大家彼此安心而已。而我還得裝作您不知道的樣子去演這個戲!我心中的酸楚您可知曉?

  十、永訣

  那次以后,我隔一段就去看您,每一次照例給您帶幾條煙,戒不了就不戒,怎么高興怎么來。二零一零年的深秋,是給小虎(老師兒子)娶媳婦的時候。我特意穿了一件鮮紅的呢大衣,為了襯托喜慶的氣氛。看見您面色好了許多,臉色紅潤,明顯地胖了。我的心也明顯地放松下來,同學們很高興地為小虎祝福,更多的是為您祝福。做夢都想不到,這一別竟是永訣,永訣!

  兩個多月之后的一天,小師妹的電話來了,我剛剛接起電話,小師妹就哭了:"我爸爸走了!"我瞬間一股涼意一直從后腦勺涼到腳底心,怎么可能?!明明是好轉了的呀?……后面小師妹說什么,我一句也不知道。直到愛人回來,看見我在沙發上一動不動,表情呆滯,問:"怎么了?"我說"朱老師沒了!"他也愣了一下,"不是說好多了嗎?"隨即反應過來:"你愣著干什么,有什么事需要做?"我說"不知道""那你還不趕緊問?"我這才又打通了小師妹的電話,問清后我就要回去,小師妹不讓:"你今年逢九呢,沒入殮呢,過幾天吧!"很奇怪我沒有眼淚,沒有知覺,整個人是木的,只有胃翻江倒海地痛。晚上睡覺全是過去的種種,不知是醒著還是睡著。一身一身出汗。

  好容易等到那一天,大清早我便去了。進門連羽絨服都沒有換,就系了圍裙干活。師母跟我嘮叨前幾天的事,說是您突然間難受,趕緊去了醫院。醫生說肝臟破裂,引起內出血……我聽著師母的話,好像看見那殷紅的血噴涌而出,正一點點淹沒您的臟腑……心里痛得不能呼吸:您經受了怎樣的痛苦啊,我不懂醫理,您明顯胖了或許是藥物的作用,或許是一種回光返照,而我卻以為是好轉了,您扎掙著給我們大家一個放心的假象……我的胃又開始痙攣,大概是我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吧,小師妹說"姐,你沒事吧?"我強忍著說"沒事,大概昨晚沒有睡好吧。"我沒有眼淚,我很難受,有誰知道哭不出來的難受?后來到靈房的時候,好心的同學勸我"你就別進去了,又逢九,又正好妨著你的屬相"我說"我一定要去,要是不去,我這一生都不會原諒我自己!"

  靈棚搭在外面,城里的地方小,我跪在雪地上。我不相信您就這樣走了,那個小小的棺材怎么放得下您高貴的靈魂?您一生教過多少像我一樣的學生?您從來沒有要求過我們什么,計較過什么,只是無私的付出,把您的知識還有做人的準則潛移默化給我們,盡管有時的您也會執拗,偏心,但誰又說不是人的本性?有哪個老師能完全做到不偏不倚呢?您只有六十二歲,在這個人們的壽命普遍延長的年代,老天為什么這么狠心帶走您,不讓我多一些時日陪您?我以為會有很長的時間供我們無拘無束地說我們這些年來的種種,快樂的或者憂傷的。早知道是這樣,那三年我無論如何不會不去看您!不知道電話算什么理由?調了工作又算什么?兒子上學還有假期呢,哪里會擠不出看您的時間?我不知道老天竟會以這種讓我遺憾終身的方式殘酷地懲罰我的疏忽,我的漫不經心!老師,我已經給您買好了煙,準備過幾天就去看您的,您為什么連這點時間也不給我?我還想當您的學生,還想聽您罵我,還想體會那種師長加父親般的關愛,老師,我終將不能再見您一面了,您讓我情何以堪?……

  那年的雪下的好大,天好冷,冷到徹骨;那棺材紅的刺眼,就像……就像殷紅的血……好心的同學遞給我一條紅布條:"戴著吧"。我跪在那里,我的胃痙攣一陣緊似一陣,五臟六腑攪在一起,大冬天,我竟然大汗淋漓……

  十一、師殤

  寫到這里,我的胃又開始痙攣,隨著那些文字,快七年的淚終于滴了下來,滴在手機屏幕上,被淚洇濕的字浮了起來,眼前朦朧一片……全身竟像虛脫一般,淚夾雜著汗順著臉頰涔涔而下……

  老師,前年我專程回去一趟,為了找尋我們師生的印記。沒有了,老師,什么都沒有了,就好像原本就沒有存在過,連那棵大楊樹都沒有了。嶄新的教學樓,矗立在原來的校址上。但又是什么都有,白云記得,清風記得,改成大路的小路記得,我記得,當年的師生記得。記得那個玩瘋了的小女孩,記得您的呵斥。記得我們破舊的教室,記得您講到精彩處在講臺上的踱步,記得我的歡笑和成長。

  老師,您的品格在當前社會更顯彌足珍貴,您教會我誠實,努力,全身心地付出,踏實做好自己的本職,不去沽名釣譽。這些也將是我一生堅持的東西,將來的某一天,我也會去見您,我不知道上天安排我怎樣的未來,我只希望見您的時候我俯仰無愧。

  老師,您在天堂還好嗎?老師,你在天堂還抽煙嗎?要抽就抽些好的,不要再抽類似"紅旗渠"的劣質煙了,我給您買,我動員我的同學和我的學弟學妹們給您買,學生再不才也供得起恩師抽幾盒好煙!

  老師……

  -[]注:上學的時候鄉村中學是兩頓飯,早晨自己從家里帶飯,七點學校食堂會把飯蒸上,九點開飯。下午五點放學,回家吃飯。住校生有晚自習,走讀生沒有,我家離學校一公里,走讀。

    (愛寫作網iixz.com山竹原創,轉載請注明)

贊助商鏈接

1分快3 - 1分快3预测 - 1分快3计划 - 1分快3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