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子的戀愛日記(五)

作者:唯欣兒 來源: 愛寫作網iixz.com 閱讀: 5

  兔子漫步在海邊想起曾今陪伴自己的那個人類女孩,時至今日那個女孩還是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,兔子用手捂著自己的胸口,他知道自己這里早已經什么都沒有了,可卻能清楚的感覺那個女孩就在里面,那是他無法觸及到的傷口,哪怕是僅僅只是幻想一下也會痛的撕心裂肺。

  他躺在沙灘上,毫無生氣的瞳孔照應著他面前的夕陽“在這片遙不可及的天空某處,有你在吧!”

  無倫兔子如何斷腸相思,他明白早她已不在“多想去啊~你的身邊,縱然微不足道”兔子又想哭,可自始自終哭不出,只是用手捂著胸口,撕心裂肺。

  然后便又睡去,靜靜的睡去,任由冰冷的潮水淹沒。

  那是一個下雨的夜晚,兔子呆坐在高山上的一顆香樟樹下,靜靜的看著山頂下的城市,看著雨中的行人,他看到不遠處橘黃色的燈光下有一個年輕的男子和年輕的女子吵架,男子很霸道似乎一點也不給女生面子就在這個大街上不停的罵,兔子瞇了一下眼睛,瞥了幾下。而那個女孩卻什么都不說,只是靜靜的微笑。隨后男子指了指那個女生,手一揮,重重的扇了一下那個女生。

  兔子靜靜的看著那個男生的眼睛,他知道那個男生內心里埋藏著多么巨大的不安和痛苦。

  男子搖了搖頭

  那個男生隨后嘆了一聲氣隨后走了,女孩終于哭了,兔子看著那個女孩,又瞟了一眼她身邊那那橘色的燈光。雨開始越下越大,但只是女孩蹲在路燈下,越哭越傷心。兔子轉移了視線看了一眼其他地方。

  那是一間升霧氣的面館,餐廳內,爐火正旺,熊熊火苗把冬日的嚴寒驅退殆盡。

  隨后他又看了一眼裝飾華麗的花店,可最后視線卻又移到了到那個女孩身上。

  “難得下雨,哎”兔子依依不舍的望著那潔白的月亮。

  遠處的商店,兔子買了一把雨傘,撐開走到了那個女孩的身邊。

  雨噼里啪啦的打在傘面上,女孩似乎聽到有人走到自己的身邊站著,但她依舊是埋著頭“你走把,我累了,別在來找我了,你這樣我們對彼此誰都不好”

  良久~還是雨滴落在傘面上的聲音。

  “為什么還不走,你以為我像會曾今一樣舍不得你?不留你一個人嗎?告訴你我已經不在喜歡你了”

  兔子低頭看著這個女生,真的嗎?會這么快忘記嗎?突然抬頭看著那一輪彎月,兔子搖搖頭,想起了曾今的自私,想起了自己的任性,想起了曾今他愛了一輩子的人類女孩。兔子蹲下,觸碰了那個女孩,但就在觸碰的那一刻,那個女生突然間轉頭“走開,我讓你走看”然后便揮手一耳光打在兔子臉上,他知道,那一下,本來應該很痛,但在打下來的時候,那個女生突然收了下力。

  因為怕他愛的人受傷嗎?

  兔子歪著頭看這那個女生,裝作輕松的笑了笑“你好”

  女生盯著兔子,強忍眼淚“你說男生是不是都是混蛋,我曾今那樣子付出一切,到頭來卻換來他一句騙子,可我也是為了他,他說我不能滿足他,我考慮了好久說分手,他卻說我是騙子,說我廢了,說我不是曾今那個人了,你知道嗎?你知道嗎?我是多么愛他,曾今的他也是那樣子的愛我,最后最后感情淡了,他罵我,我好累”女孩子說到這里在也忍不住,仍由眼淚劃落。

  “如果他認識到自己的錯呢?你愿意繼續嗎?”兔子打破沉默,眼睛卻盯著對面空無一人的長凳上。

  女孩子的身體停頓了一下

  外面的雨慢慢的開始小了,忽然從南邊的巷口吹來一整風,很冷,凍得女孩子瑟瑟發抖。兔子看了一眼女生,把自己的大衣脫下來,披在女生的身上。

  忽然,一股清香縈繞在女孩鼻間,不似玫瑰的濃郁,也不似雛菊的淡香,卻使人感到舒暢,那是薰衣草的味道!

  “不愿意了,我考慮了,在繼續對我不好,對他也不好,我不愿意做,他也不愿意,我滿足不了他,我為了他,說分開,可他卻說我是騙子說我曾今的那些都是假的”

  兔子溫柔的撫摸下女孩盯著他“如果一個男生真的認識錯誤你應該給他機會,倔強只會后悔”

  “就和曾今的我一樣”兔子小聲的說。

  “衣服送你了”

  雨停了,兔子收起傘,轉身離開。

  “為什么?要。……繼,……續,那樣子會害了他,我也會受傷”女孩顫顫巍巍的走在路上。

  一聲聲響女孩倒地不起,路上來來往往的的行人這一刻終于停下了,略有笑意的指著看著剛剛那個女生,議論著,可并沒有人上去扶她。

  兔子聽到聲響,轉身回跑到那個女生身邊,摸了下她的額頭,很燙,兔子恍惚了一下“染風寒了”

  又是一陣心痛

  隨后便在眾人的議論下抱起那個女生,離開。

  木屋里,兔子脫掉女孩子濕漉的衣服,把她赤裸的放在自己才床上,然后給她蓋上了被子,之后便用手指搭在那個女生的脈搏上。

  脈博細速不規則慢慢的變弱,先快后慢然后轉至逸搏‘這個孩子,居然還有這種病’然后又染上風寒加上傷心過度,要死了把,兔子微笑的看著自己床上的女孩,隨后便小聲的噗呲一笑。

  月光照在女孩的臉上,映著眼角那一滴淺淺的淚痕,落寞的樣子,讓人心疼。

  為什么哭呢?

  恍惚間兔子發現她的氣息越來越微弱“哎~我才懶得管你呢,蠢女人”話是如此,兔子還是用手指,輕輕的劃了一下自己的脈搏。

  “我也很怕痛誒,蠢女人,可我并不想有人死在我家那太晦氣啦,所以呢!不是救你,不是!我那純屬于自救”他一個人小聲的自言自語,然后用手輕輕的張開那個女生的嘴,鮮艷的紅色,滴落在女孩的口中。

  如此,可否值得?

  亦或是說,如此,對我來說是一種幸福?

  “蠢女人,答案還要你自己找,希望你懂得珍惜”

  兔子站起來,走到床邊的椅子上坐下,轉頭看著窗外,又開始下雨了,兔子閉起眼聽著雨落在木屋外草地上的沙沙聲,哎~你在哪呢?人類女孩。你現在過的如何呢?吃的好不好,睡的好不好,和什么人聊天呢?你所在的城市是不是也下起雨了呢?他抬起手看了眼手腕,傷口已經消失了,可為什么還會怎么痛。

  為什么我會怎么冷,兔子蜷縮著,她會不會也冷,“呼~”兔子把又一次把自己的大衣脫下“我家可沒有被子給你”說完便蓋在了她身上,自己便一個人卷縮在墻角,等待著黎明。

  突然間剛剛經歷得那段記憶慢慢的變得模糊,然后直到消失。

  緩緩睜眼

  “這是哪?海底嗎?我怎么會在這里?”透過海水,看著上方的月亮“好美”突然間心又痛了一下。

  呆呆的看

  他看到月光下反射著星空的魚群,忽然看到頭頂上方有一片木舟劃過,木舟上是一個老人,老人消瘦而憔悴,脖頸上有些很深的皺紋。腮幫上有些褐斑,那是太陽在熱帶海面上反射的光線所引起的良性皮膚癌變。褐斑從他臉的兩側一直蔓延下去,他的眼睛跟海水一般藍,眼神樂觀,一副好像從未被打敗似的神情。 

贊助商鏈接

1分快3 - 1分快3预测 - 1分快3计划 - 1分快3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