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工仔的艷遇

作者: 來源: 愛寫作網iixz.com 閱讀: 5
  這個故事,對現代人來說,大多數不會相信,可卻是實實在在發生的事。相信你看過之后,還會講給別人聽的。不信,你就慢慢的往下看好了。

  任有志是個在人市上打零工的打工仔。他原先是個瓦工,貼磚,粉刷這些建筑上的活兒樣樣都能干。可為啥偏偏愛在人市上去打零工呢?用他的話說,這打零工的好處多,一是人自由,想干了干,不想干了就休息。二是錢好要,只要當天活干完,錢就到手了。

  任有志以前跟一些包工頭干過活,吃過不少虧。一天聽起來工價一百多,可開始要壓一個月的工資。老板這項工程賺錢了,工錢還開的利索,要是賠了,為要錢把腿能跑斷。如果碰上個外地的老板,他一跑路,上哪兒找去?這就等于白干了,所以他就上人市來了。

  話說有一天,任有志一大早就來到小橋人市上。這小橋人市也不是政府專門設的人才市場,它是一個公園。只是位于街道十字,交通方便,城里人沒事都愛到公園轉悠,來往的人比較多,所以慢慢的自然就形成人市了。

  這時雖說只有早上七點多,可人市上已經來了不少找零活的打工人。有騎摩托的,有蹬電動車的,有的還推著自行車;有壯年人,也有年輕力壯的小伙子,還有穿著五顏六色衣服的青壯年婦女。

  只要有雇主,大伙就一窩蜂似的擁上前去,詢問有什么活兒,然后就是討價還價的亂嚷嚷,跟吵架一般,有時還為一個活兒爭的臉紅耳赤。

  任有志最看不慣的就是這些,他認為:打工的雖說是憑技術和下苦掙錢,但也不能這樣你掙我搶,連人的尊嚴也不要了,這讓城里人怎么看?人家還不笑話咱農村人見錢是急了?看著這混亂的場面,他沒有前去湊這個熱鬧,而是坐在花園的石凳上耐心的等著。

  這時,一個三十多歲,穿著十分艷麗的女人騎著電動車來到人市。她剛一停車,就有人圍過去問雇人嗎?那女人東瞅瞅,西瞧瞧,然后慢騰騰問:“晚上加班干不干?”

  一聽說是晚上加班干活,人們哄的一下散開了。因為這上人市的都是附近農村的,他們早出晚歸,大多數都是白天干活,晚上還要趕回家去,所以都不愿晚上加班。

  那女的在市場轉了幾圈,也沒找下合適人選,后來她發現了坐在石凳上一聲不吭的任有志,覺得這個人與眾不同,就來到他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問:“大哥,你干零活不?”見任有志點點頭。她又接著問:“晚上加班干活嗎?”“可以。”

  任有志為何敢應承晚上加班呢?因為他家離城市遠,就在城里租了間房住著,所以不存在回家的問題。可他不明白這個女人有什么活白天不能干,非要到晚上?他問那女人,有啥活白天干不是更好嗎?

  “大哥,你不知道,白天我還要上班,根本就沒時間。再說活也不十分緊。”女人解釋的合情合理。

  “是這樣!”任有志心里明白了,他對女人說:“不過晚上加班干工錢要比白天多些。再說,還要看什么活,到時我要帶啥工具的。”

  “那當然。”女人說著,就要干的活兒和工價等具體事和任有志進行了協商,很快就談妥了。女人便留下家庭住址和聯系電話后上班去了。

  任有志等女人走后,很快又找了一家活兒,跟著雇主干活去了。

  等把這家活干完,結完帳,他看看手機,已經晚上八點多了,天已黑了多時了。

  任有志覺得有點晚,不想去那個女人家了。可又一想,這應人是小誤人是大,人嘛就得講個信用。于是他按照女人留下的電話號打了過去。不一會,電話通了,接電話的正是那個女的。還沒等他開口,只聽那女人迫不及待的催他:“你怎么還沒來呀,我下班后在家等你好長時間了。”一聽女人在家等著,任有志回電話馬上就到。說完,就急匆匆的背上工具袋,搭了輛電動三輪往女人家里趕去。

  女人住在樂天小區。好在任有志在這個濱河市打工多年了,情況比較熟悉,也沒費多大周折就找到了。

  來到女人居住的樓下,任有志按下樓道的門鈴,不一會樓門打開,他很快來到三樓,女人已經在房門口等著。

  進到屋內,女人招呼道:“大哥,先喝口水歇會吧!”說著就給任有志沏茶。

  任有志說:“先干活吧!”說著,他就從工具包里往外掏工具。他先取出一把手槍鉆,然后又拿出一根兩米多長的螺紋彈簧軟管,安在鉆頭上,插上電源,隨后一扣按鈕,嗤----的一聲,電鉆飛快的轉動起來,頓時安在鉆頭上的彈簧管也左旋右轉的轉起來。

  其實,這活兒并不復雜,只是衛生間的坐便器的下水管道不通了,只要把這彈簧螺紋管往下水口一放,然后開動電鉆一會就搞定的。

  一切準備工作就續,任有志就去搬動坐便器。就在他彎下腰,雙手剛一用力的時候,只聽砰的一聲響,接著一股強大的水柱唰的一下沖了出來,冷不防把任有志一下子打得坐在地板上,不一會,他渾身就灌滿了水。這情景,把在一旁觀看的女主人嚇得一聲尖叫,一下子跳開了。

  任有志卻不慌不用忙的站起來,關了衛生間的進水閥門,頓時水就不流了。他仔細的一檢查,這才發現是連接坐便器的接口年久失修生銹老化,剛才他那一挪動便器就徹底斷裂了。于是,他就從工具袋里取出零件把接口換掉。接著,便開始疏通下水道,隨著嗤嗤嗤地電鉆聲,螺紋軟管像蛇一樣的鉆進了下水道,不一會,只聽撲通一聲,下水道被打通了。他又用盆子接了水倒進去試了幾次,見沒問題,就把坐便器挪回原位放好。然后就收拾起工具來。

  一見任有志被水澆得像只落湯雞,女主人過意不去,連忙從衣柜里取出自己男人的衣裳說:“大哥,你還是洗個澡,把這身衣服換上,不然會著涼感冒的。”

  任有志被女主人的好心感動了。原先他是不想換的,可這畢竟不是夏天,不一會就覺得冷了。于是,他就拿了女人的衣服走進了衛生間洗起澡來。

  過來半個小時,任有志洗完澡,換好衣服出來了。人常說;人的衣裳馬的鞍,任有志穿上男主人的衣服,煥然一新,人也顯得格外的帥氣和精神。望著眼前這個男人,女主人一下子愣住了,目不轉睛的看著任有志,心里想起了自己的丈夫。

贊助商鏈接

1分快3 - 1分快3预测 - 1分快3计划 - 1分快3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